《陈情令》 中那些美术、场景、道具都是如何设定的?

《陈情令》 美术制作特辑 来自深夜小编

《陈情令》 中那些美术、场景、道具都是如何设定的?

*文章授权转自微信公众号「九玄视觉」


01

《陈情令》 美术制作特辑


《陈情令》是由企鹅影视和新湃传媒联合出品的传奇剧。该剧由肖战、王一博、孟子义、宣璐、于斌、刘海宽、汪卓成、朱赞锦和王皓轩等联袂主演。主创阵容强大,由香港导演郑伟文、陈家霖联合执导,陈同勋担任造型总监,姬鹏担任美术总监,盛悦国际、完成物理特效及特效化妆设计。该剧以五大家族为背景,讲述了云梦江氏故人之子魏无羡和姑苏蓝氏含光君蓝忘机重遇,携手探寻往年真相的故事。剧组于2017年在北京开始筹备,期间转横店、贵州拍摄,至2018年8月底在贵州杀青,在将近一年的前期准备与拍摄过程中,九玄文化在姬鹏老师的带领下以近300人的美术、道具、置景团队,全程负责完成了该剧的美术设计与制作工作。


美术部门以剧本为基础,通过世界观的全新构架,以大视觉体系下的环境造型(地貌设计、建筑设计、景观设计、软饰设计、元素纹样设计)与道具造型(兵器、家具、车帐、器皿、文本经卷),为影片提供人物活动的典型环境。美术、服化、特效视觉团队力求通过人物、场景、氛围的营造,以五大家族地域文化为视觉基础,最终协力构建起“虚幻万象的中土”世界。


人物角色海报


造型设计: 陈同勋造型团队

美术设计: 九玄姬鹏影视美术团队




《陈情令》之美术设计




设计之始,美术部门早在阅读剧本后,摘取出各大家族的文字概要及视觉元素,其中包括各大家族的地域风貌、基础色调、文化风格、家徽纹饰、平面装饰、动物元素等,以视觉元素来体现出云梦江氏的隐逸淡然,姑苏蓝氏的枕典席文,兰陵金氏的矜傲奢华,清河聂氏的赤胆忠烈,岐山温氏的张扬跋扈。即便五大家族以外,例如(义城、乱葬岗、天女祠等)的地域特点及视觉造型也分层设定。在与资方及团队主创定完整体的视觉风格及造型元素后,美术组开始进入漫长而缜密的设计工作,其中包括场景设计与道具设计,并由置景团队、道具团队根据图纸进行施工制作。


美术设计到制作监督

▼ 



五大家族初期视觉雏形

 (概念设计:花田概念设计团队)




《陈情令》之美术制作


《陈情令》美术制作周期大概4-5个月,设计师与道具师、置景师依据剧本进行创作的同时,也会从其他艺术门类中获取灵感。从最初的文字概念到草图再到设计效果图,直至最后的制作都经过了多次反复的修改、测试、直至完成,力求贴合剧中人物性格却别具匠心。呈现文字描述的视觉地貌。在美术图纸转化为实物的过程中,大到宫室园林搭建,小到手串、符咒的编写,都需要美术部门的通力协作。不仅需要根据导演、美术总监的理念及要求进行画图深化,也需要美术参与其中,亲身监管道具、场景的制作环节,以便于及时有效的沟通、修改、最终完成制作交付拍摄,从而呈现于观众眼前。


在场景设计与制作中,从最初的勘景定景到草图,再到概念、模型、施工图直至最后的搭建需要美术部门与制作部门共同完成。在定完景后,美术部门需要根据不同的剧情地点来设计场景。有需要找到符合剧本情景的外景,也有在影视城现有的景中进行改景,还有纯搭建的棚景。根据预算及周期,美术部门要经过实际测量后建模、画施工图。在反复修改,完善方案后,需要设计师亲自监督搭建,在规定的时间内完成场景置景方面的全部工作,以便于后面道具的陈设调整。


▲戏用道具制作


置景、道具部门人员忙时三百之多,工种分工从木工、漆工、焊工、雕工、翻模工、写画、裁缝、竹篾匠、陈设、特道、现场层层分工细作,环环相扣。道具相较于置景需要更为条理与精致,道具包括戏用道具与陈设道具。其中戏用道具因为是剧本中提到的,是推动故事发展的重要道具,常常会有特写镜头,这就需要更为精细的设计与制作。在设计时,道具的使用场景、角色的性格、经历等都是需要注意到的,有些道具的设计需要赋予特定的意义,来表现人物特点。在制作时,也需要设计师经常在道具库房及时与工人沟通与修改。剧中五大家族有所描述的场景及道具多达千件,仅仅戏用道具便要从角色兵器、琴画书谱来细分,这些都是观众最为熟悉的视觉符号。另外,五大家族的视觉呈现不止停留在场景的设定,没有对等风格的陈设道具依然无法保持风格的完整,从家具、车马、旗帐、帘幔都要层层搭配细化而成。场景制作需要耗费的人力物力则更为庞大。


美术组以艺术风格的界定来剥茧抽丝,先后以横店、贵州两座影视基地为基础,将五大家族的各个宫殿、府苑、 堂室以搭建与改建相结合的方式来完成了整部剧的场景制作。内外景搭建与改建面积达10多万平方米,先后启用摄影棚面积近3万平方米。层层排序解码,力求细节精益求精,完美呈现出文字描述场景的精髓。


▲陈设道具制作


▲场景制作过程


02

《陈情令》美术特辑之场景篇



五大家族视觉元素设定表、地貌区域合成及位置示意图举例




五大家族地域风貌深化设计——案例


▲云梦莲花坞地域设定


▲清河不净世地域设定


▲姑苏云深不知处地域设定


姑苏之云深不知处


“寄隐孤山山下,但一瓢饮水,深掩苔扉。羡青山有思,白鹤忘机。”对于剧情而言,云深不知处是忘羡相识相知之地,对于区块家族而言,蓝氏双璧与蓝氏家训都是规矩的代名词。美术组想给观众呈现的是一种半隐烟云的卧松竹院。线条提炼后的轻美中式元素,对应姑苏蓝氏的素雅谦逊之风。视觉结构多用直线进行分割,搭配流云纹元素。另外,在庭院的设计突出徽派园林的漏窗景观,以松、竹、瀑三元素围源造景,即便吸纳日式园林的建筑元素,也以中式解构,采取留白式点缀。此外,根据不同的堂室,从场景的使用,人物的性格出发,都会有相应的细节体现。其间烟雾袅袅,仙气漫漫,屋舍错落之间,松竹掩映,衡兰芷若,曲水流觞,晨雾弥漫之间,山室寂静,唯有高楼之上的阵阵钟声,一派寂寥的寒山禅意。从场景到道具我们力求体现藏而不漏,出世而遁世的“云深”之境。


▲姑苏云深不知处地域设定


▲云深不知处部分场景设计图设定


▲云深不知处部分场景对照


云梦之莲花坞


“日日采莲去,洲长多暮归。弄篙莫溅水,畏湿红莲衣。”“船动湖光滟滟秋,贪看年少信船流。”两句诗便是师姐与魏婴、江澄的故土莲花坞。波光粼粼、柳风拂面、射鸢采莲的无拘闲散。在莲花坞的设定之初,便以“莲”为主要元素,从家徽“九瓣莲”到场景、道具的设计,都达到统一。在场景中可以看到从码头到山门再到大殿、祠堂、厨房无一不贯穿着莲花、荷叶、水的元素,在色彩选择上主要摘取近身自然的颜色,以本木色、青绿色等天然的颜色,来体现江氏一门与魏无羡性格上的自然随性。在道具的设计与制作之中,我们也多用“莲”“水”元素进行拆解组合,搭配使用竹、木来制作道具,突出其生活气息,场景与道具的配合使用都体现云梦江氏的游侠隐逸之风。香雪疏影莲曳曳,柳色芊纤风奕奕,正是美术组对云梦莲花坞的情景设定。


▲云梦莲花坞地域设定


▲莲花坞部分场景设计图设定


▲莲花坞部分场景对照


兰陵之金麟台


“满眼浮华皆是空,花尽敛芳徒恨生。”额间朱砂,白玉长阶,金梁彩拱,金星雪浪,金氏一族终其随风而逝,而金光善、金光瑶更是浮生一梦的终结。金氏的设定,不止于金氏一族的奢靡,更以血色祭奠孟瑶恋母仇父之情。除了以牡丹家纹为基本元素,在场景和道具的设计上,美术设定更注重其奢金与玉损的双色对比。舞殿冷袖,鼎铛玉石,贝阙珠宫,青金浮白之中尽显浮华的短逝。场景道具也较其他家族更为繁复,花纹、陈设样式更加宫廷化,图示化。


▲兰陵金陵台地域设定


▲金麟台部分场景设计图设定


▲金麟台部分场景对照


清河之不净世  


“千磨万厉还坚劲,任尔东西南北风”清河聂氏先祖以“屠”为始,以“刀”为名,深觉杀念之重,自先辈开始建石堡镇刀灵。屹立峭壁之上的人兽对视,成为聂明玦家族的家徽印记。聂氏远在清河,而不净世依山凿石而建,虽不得水而居,却近山得势、虎眺平阳。不同于姑苏的清雅,云梦的闲逸,不净世钢刀在手、削砌方石,开山劈院。外围墙墎如刀砍斧劈一般,坚固巍峨。在色彩的使用上,清河聂氏的基调为黑银主色,代表赤锋尊严,白色充亏则暗示怀桑之忍。建筑元素皆以饕餮、兽面为主,形式以三角菱纹重构古建门窗立面的组合构件。场景上虽以直线为主,但多以向心性的斜线穿插进行切割,道具结构也多用直线直斜角切形,金属重器陈设。凸显其粗犷峻极的视觉特征。


▲清河不净世地域设定


▲不净世部分场景设计图设定


▲不净世部分场景对照


岐山之不夜天


温氏仙府占地甚广,可比一城,名为不夜天。“目断天垂”是岐山之广, “厮杀阵阵、斑驳斜阳”岐山之狠。“川原缭绕浮云外,宫阙参差落照间” 便是火云之巅的不夜天。温氏一族“鹰视狼顾、专恣跋扈,蛮横灭世”为岐山人设。温氏一族崇火拜日,自誉为天上的太阳,与日同辉齐寿,可见其目下无人,横行霸道。在场景的设定上以烈焰灼石、火猝石殿为理念,广场四周矗立爪牙尖石隐隐透冤魂之血,突兀尖锐,阴鸷慑心。色彩以黛黑赤红主色,火、鹰元素搭配乌、金使用。道具设计上也与场景相匹配,以鹰啄、翅羽为部件元素拆解为温氏一族的家具、灯具元素。材质以火融石裂的裂纹漆面、石斑红锈来表现温若寒、温晁人物性格的暴厉恣睢。


▲岐山不夜天地域设定


▲岐山不夜天部分场景设计图设定


▲不夜天部分场景对照


设计到制作 


美术组以艺术风格的界定来剥茧抽丝,先后以横店、贵州两座影视基地为基础,将五大家族的各个宫殿、府苑、堂室以搭建与改建相结合的方式来完成了整部剧的场景制作。内外景搭建与改建面积达10多万平方米,先后启用摄影棚面积近3万平方米。层层排序解码,力求细节精益求精,完美呈现剧中场景的精髓。


▲场景制作过程


03

《陈情令》美术特辑之道具篇



家具——五大家族的陈设道具设定


陈设道具作为是电影空间造型艺术的重要分支,在演员所属的场景之内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。这些极为重要的陈设道具并非任意购置,而是 通过前期的场景概念设定逐个单体提炼,并加工制作而成实物。在影片最终画面中通过特写镜头的演绎来以物抒怀,与场景、服装共同营造 着全片的视觉盛宴。对于普通观众而言,一部影片艺术格调优劣,首当其冲来自于布景中的室内道具陈设。


对于陈情令而言,五大家族的家居陈设风格及器形、材质、色彩均由设计者按照美术总监及导演商定的视觉框架步步深化、精心雕琢而成。剧中雅致的画面以场景所呈现的构图、色彩、材质配比来体现影片的空间质地、氛围营造、地域特征,最后烘托人物角色的塑造。


通过借物抒情来配合剧情的发展,以揭示影片的创作主旨。陈设道具对于众多门派场景的搭配组合,是陈情令剧中视觉风格的元素搭建及设 计深化。不同家族、身份、性格对应人物所驾驭的专属空间,需要设计与之相匹配的家居用品,软料装饰来组装而成。中国传统文化博大精 深,架空的武侠世界更是自由张弛,以古风营造、现代图示来完成整体空间陈设的转换。跨越历史的限制,以典型的中式情怀来展现的东方 仙侠妙境,成为陈情令陈设美学上的思考。


陈情令虽为虚构的传奇世界,但视觉落地必须符合剧情并依托特定的历史文脉,但如何用场景的陈设渗透出银幕视觉语言的深处审美价值, 方须回到历史的长河中定位。整体视觉的划分已强调各派所尊崇的历史断层及样式参照,即使混搭了魏晋遗风、大唐风韵等各个时期的艺术 元素,也终将不能划破戏剧冲突来设置的直接对比关系。以新中式的空间陈设理念指导设计,深入探索了各派对比关系中的内在关系和表现 形式。以陈设场景中的灯、匾、帘、架、鼓、案、几、榻、屏等道具设计来建构符合现代审美的“新”古装视觉理念,从而更好的把控整部影 片的视觉体系。



剑——五大家族的戏用道具设定


戏用道具是推动剧情及塑造角色最为重要的视觉符号,就随身戏用道具而言,在陈情令中 最为标志的便是“剑”与“符文”的设计体现。剑与刀作为 “短兵”的代表,伴随中国走过 了五千多年的漫漫长夜。而剑素有“百兵之君”的赞誉,更是亦文亦武,深深扎根于传统文 化的脉络之下。相传上古有承影剑、纯钧剑、鱼肠剑、泰阿剑、湛泸剑、龙渊剑、工布剑, 合称八荒名剑。剑不仅成为千古帝王,文人武夫的身份象征,更成为武侠世界里的“圣 君”,一切江湖恩怨的源头,每位传奇角色的代名词。


刀剑亦成为刀侠与剑客形影不离、器身合一的心影之物。中西文化虽有差异,却同样以剑 识人,定义为特权与身份的象征。这一点或许在武侠、仙侠的视觉世界更为贴切,每位修仙者、每位角色都有自己专属的兵刃,极富个人化色彩,这也成为陈情令整部剧最大的看点。此外,剑有时也被当作一种特殊仪式的道具来使用,佛、道都曾作为一种辟邪降魔的法器取用,剧中某些角色的兵器便有此印记,强化另一种物化的身份。





欢迎关注作者的微信公众号:「九玄视觉

加载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