写实的魅力

人家玩超写实,玩的是境界~! 来自深夜小编

写实的魅力

*文章授权转自微信公众号「CG世界」


超写实CG作品,对于咱们粉丝来说不是什么新鲜玩意儿。每每分享,也都是见怪不怪。但是,这个东西要是做起来还真不是那么容易。除了做到写实,背后还有很多更深层次艺术上的理念和手法。就像一位写实油画大师,我们都承认确实写实,但对于内行人来说看到的是更多背后艺术层面的东西。我们用电脑创作也是一样的道理。今天,带大家欣赏下著名超写实CG艺术家Ian Spriggs的创作访谈,来深度了解创作超写实人物肖像背后的艺术思想。



Spriggs曾在很多VFX工作室工作过,其中包括Mr.X.Inc、ILM、Scanline VFX、Oats Studio和ImageEngine。在这个采访中,重点讲述了他是如何完成肖像画遵循的工作流程,以及一些肖像画中的制作细节。下面一起来看看吧。



你的第一幅肖像画是你自己,对么?


Ian Spriggs:是的,那是我的自画像。那已经是五年前的事了。那时候,我在一些公司工作,他们总是催促你:‘你必须得快点’。“我们两周后要”、“一周后我们提交结果。”、“给你三天时间完成这个人物”。当然,我能做到。但是我觉得缺乏质量。后来我推掉工作,休息了一段时间,我想看看到底能把数字人物做到什么程度。


我只是想看看我的能力如何,所以创作了那幅自画像。开始的时候我没有真正意识到肖像画背后还有有如此多的内容,其中有很多哲学思想。当初真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。



你是怎么搞出来的?


Ian Spriggs:很难解释。就像一个兔子洞,做一个自画像要弄明白你是一个什么人!我们如何定义自己,我们如何定义自己的身份。因为你可以用衣服代表你的风格;或用姿势定义你是谁;光线影响肖像的外貌。我们有无限的可能,几乎就像把人类的复杂性分解成简单几个方面来的尝试和理解,然后把它们融入肖像中。

 

那么你是你的身体还是你的头脑?有些人认为我们只是一个机械身体中的一个大脑,被驱动着。而如果改变你的头发颜色,改变你的发型,人们对你会有不同的看法,那么你实际上变成了一个不同的人。所以,也许是身体决定了你是谁。你开始问这些问题,它变得相当复杂。当你试图代表某人是谁时,不仅仅是关于身体,它也是身体和灵魂的。你要尝试表达人的每一个方面,因此这是非常复杂的。



最近你在Total Chaos 做的一次演讲中提到,你深入研究了古典绘画的肖像画,并将其与你现在所做的进行了比较。我认为,当一些人看到你作品的时候,起初他们认为这是为了超写实而作,但当他们懂得更多的时候,人们才意识到你是在试图捕捉人的“本质”。这就是你要在肖像中要表达的吗?

 

Ian Spriggs:是的,实际上我最近才发现超写实基本上就是我喜欢的风格。像照片一样写实。照片写实是基于照片,你只是一个接一个地模仿,复制它。但超现实不同于摄影写实,它非常写真写实,但你更想捕捉某人的本质。它更多地关注情绪、个性和你从作品中获得的感觉,并试图模仿现实的本质。


那,你都使用什么工具进行创作呢?

 

Ian Spriggs:Maya, Mudbox, Photoshop,用XGen做头发,我有一个N卡的联想的工作站。



让我们谈谈你的创作过程。首先是照片采集环节,请详细讲讲?


Ian Spriggs:当我选择做一个主题的时候,我所有的肖像画都是个人作品,所以我通常希望它们非常个性化。我选择朋友,家人和那些积极影响我生活的人。我已经做了大部分家人,然后开始在作品中表现我的朋友和同事,现在正在创作那些影响我事业的人,比如Scott Eaton的肖像。他是让我学到很多解剖学知识的人。我通常是由那些激发我灵感的人来选择我的主题,然后一旦我选择了主题,我就上网找一幅适合他们个性的参考画。

 

我会选一幅伦勃朗的画或者一幅萨金特的画,然后,我会用同样的想法来摆姿势和照亮我的主体,就像一个起点一样,为了指导方向。通常我会完全偏离画作的方向,尽管有时我会尝试保持非常相似。一旦我弄明白了,我会拍一整张照片。目前正在要给Chris Nichols(来自Chaos Group)做一个肖像,快完成了。具体时间不确定,可能是明年。所以我拍了他的照片,我拍了大约1000张照片作为参考,只为了确保得到我需要的一切。



这些照片真的只是作为参考吗?而不是用来做摄影测量模型,或者要帮助你完成雕刻过程吗?


Ian Spriggs:不,我只是用它们作为参考。但如果你那样想的话,其实它在技术上和摄影测量学是一样的。按照拍摄每一个角度的照片,我只是手工雕刻一个扫描。因为这是相同的过程。



一幅肖像通常要花多长时间?


Ian Spriggs:通常在两到三个月之间。是的,我注意到人们都很震惊。我不知道——我对他们的震惊有点震惊。


我觉得他们很震惊,是因为时间比他们预期的要长。比如说Andre Luis的肖像,我做得很快。我用了一个月的时间做了这件事,有人震惊了,他说,“哦,我以为你只花了两周时间。”我说,“两周内我做不到。”我很惊讶会这么想!

 


你有没有在雕刻的某个点上发现自己没有做好,须重新开始的?

 

Ian Spriggs:当然。


你返回重新做点什么吗?


Ian Spriggs:我很少这样做。我认为我的工作流程是向后的。在我开始画肖像之前,我已经知道我想要什么了。我会做一些Photoshop的草图,这样我就知道我到底想在哪里拍照了。在我开始之前,我知道我需要知道的一切,基本上我要做的就是达到那个目标。这不像是画画或是油画,建立起来后,“好吧,我只能随波逐流。”而我这,几乎就像是一种很有控制力的方法,可以精确地到达我的目的。


但是,有几次我确实重做的。我必须删除这些手,或者只删除一些东西,或者把它们减掉。

 

所以,你在这里提到过你做一些Photoshop草图——在你开始雕刻之前,你认为这些是概念吗?


Ian Spriggs:是的,我做一些概念图。我有所有的照片参考,然后它几乎就像是做一个拼贴画,我只需要从我喜欢的照片中剪下一些东西,然后把它们拼在一起。我会在上面绘制,只需要在上面快速画几张,然后把这张肖像拼贴在一起。这样做会让我对需要完成的事情有足够的了解。



好的,那么这就是终极雕刻的指导原则么?


Ian Spriggs:是的,所以基本上我有一个固定的目标,起码我知道这是某个时刻要达到的目标。


我想问你关于作品的演变。当你回顾最初的自我画像,然后再看看其他的,你能看到你自己的风格在改进或改变吗?与你现在做的相比,你对最初的自画像有什么看法?

 

Ian Spriggs:我觉得我原来的自画像很老,实际上我觉得不太好。在许多不同的层面上都有改进。作为一个艺术家,我觉得自己进步了。我的意思是,虽然速度很慢,但我想随着时间的推移,已经慢慢好转了。我仍然喜欢那张自画像的构图和光感,这是我喜欢它的一些方面。至于提升,有艺术的一面,我正在慢慢地改进;也有技术方面,你可以说肖像画是五年前完成的,只是用它上面的技术。



在XYZ贴图出来之前。每个人都是从照片中制作毛孔的细节,所以这就是我在肖像上所做的。现在突然出现了XYZ贴图和微孔细节的趋势。我敢肯定,从现在开始的五年里,微孔细节不会是难题,因为它现在有点超过了时代。我觉得这将是下一个趋势。

 


关于Scott Eaton的肖像,你之前提到过的一件事是,他手里拿着的头骨实际上是他的头骨,对吧?


Ian Spriggs:是的,那是他的头骨。因为他是一名解剖学教师,我觉得他拿着头骨会非常酷,因为他教解剖学。所以我说,'好吧,拿着头骨基本上是他手上的职业生涯。那头骨是什么呢?因为这是他的职业,我说那就拿着他自己的头骨吧。


我尽可能根据所有的照片参考建出头部。一旦头部形状确定,我拿一个现成的头骨,把它放在他的脑袋上,并做反转取证,并找出组织深度是什么。计算出他自己头骨的精确尺寸,这基本上就是我所做的。根据我在网上找到的所有数据,我重新建出来他脑袋里的头骨。



这太Niubility。这对于3D艺术家来说就像一个有趣的玩笑。


Ian Spriggs:是的,如果不是我告诉别人,没有人会注意到这些。



如果给你一个创建数字替身的任务,你会采取类似的方法,还是其他方式?


Ian Spriggs:我想,应该是非常不同的。我为工作做了很多数字替身。这基本上就是我最近做的事情。但我觉得VFX的数字替身主要只是扫描清理。我的意思是,过去扫描没出现之前,你必须真正了解解剖结构,并努力工作。现在只是需要清理工作。这是一个相同的工作流程。你只需要通过每一个相机,清理东西,匹配衣服到照片参考。它更多的是匹配。

 

数字替身是照片写实。你只是希望它与照片一对一匹配。你不想要它的个性,因为演员是需要动画的,它们是未来增添情绪和个性的。如果你已经在那里已经有了,那么你就会有这种矛盾的情绪,演员可能会想到别的东西,而你正在尝试不同的个性。所以在数字替身没有任何情感,而我的作品,显然更多是我自己的想法。


好了,访谈内容就这么多。下面一起来看看更多作品吧。























原文链接:

https://beforesandafters.com/2019/07/15/inside-the-mind-of-hyperreal-portrait-artist-ian-spriggs/




欢迎关注作者的微信公众号:「CG世界」


加载中